當前位置 : 首頁 > 二次大戰 > 二戰中的美國 > 經典戰例 > 內容

萊特灣大海戰:“這就是終結”

來源:互聯網 責編:mechsnake 作者:周明 時間:2004-09-11

  

  1944年l0月,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場海戰(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次大規模的艦隊作戰行動),摧毀了日本的海軍實力:這是結束太平洋戰爭的序幕。萊特灣之役在菲律賓群島對開海面展開,波及一百三十萬平方公里的海域。這場仗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大多數戰役不同,各種海軍武裝力量,由潛艇至飛機,全部派上用場。無可否認,日本艦隊自此役后就一蹶不振。不過這是—場引起不少爭議的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一些日本人深知帝國時日無多。敵方不斷退卻的日子過去了,太平洋上滿布美國“鬼子”的船艦,敵軍又在進逼日本內圈據點。日本必須破釜沉舟,決一死戰。他們于是制定了一套“勝利”計劃——美國艦隊一旦侵入日本的內圈據點,即菲律賓群島、臺灣、琉球群島和日本本土,殘存的日本海軍就傾巢而出,誓死迎擊。

  “勝利”計劃共有四個,分別應付不同的形勢。不過據摩里遜少將說,日本情報“……斷定在菲律賓群島。日本最高指揮部靠偵察獲取的情報很少,從其他方面推測得來的卻很多。10月6日,從莫斯科得到一點重要消息”。蘇聯外交部告訴日本駐蘇大使,說他們透過外交途徑,得悉當時駐中國的美國第十四和第二十陸軍航空隊,已經奉命出擊,以孤立菲律賓群島。后來美軍提前進攻萊特島,日本人始料不及,不過他們倒沒猜錯地點。

  相形之下,美軍的情報就差勁多了。美國對這場仗過分樂觀。事實上,盟軍在整個太平洋戰爭中都往往低估了各島日本駐軍的實力。西南太平洋盟軍空軍司令肯尼中將認為萊特島“幾乎沒有防御力量”,還估計日軍不會頑強抵抗,動用艦隊作戰的機會微乎其微。哈爾西上將第三艦隊的快速航空母艦在戰列艦支援下,從8月31日到9月24日,不斷進襲棉蘭老至呂宋島一帶的日軍基地。9月21日,海軍飛行員又大炸馬尼拉灣。美軍在菲律賓群島收獲甚豐,日軍抵抗力奇弱。哈爾西向太平洋總司令尼米茲上將報告說:“我方艦只絲毫無損。螢幕上不見敵蹤?!?美軍見日軍還擊乏力,決定改變策略,取消先攻雅浦島、逐步向菲律賓南部棉蘭老推進然后揮軍北上的計劃,提前兩個月,即1944年10月20日,登陸菲律賓中部的萊特島。

  開始時一切順利。10月20日破曉時分,七百多艘美艦開進萊特灣。當時上空只有一架日軍飛機。日軍起初只進行了微弱抵抗,美國這支太平洋戰爭中規模最大的艦隊或許已把守軍嚇破了膽。到了l0月21日,成千上萬的美軍已登上萊特島,傷亡輕微。只有三艘軍艦受傷。

  早在l0月17日上午,美軍發動解放菲律賓群島戰事后九分鐘,日軍巳奉命執行第一號“勝利”計劃。日本聯合艦隊總司令豐田副武大將明知只有這個孤注一擲的最后機會去“殲滅物資供應源源不絕的敵人”。他從東京郊外海軍學院的總部給屬下散布各地的部隊發出“勝利”一辭,豐田曾在菲律賓海之役和保衛臺灣之戰中把駐陸地的飛行員和只經倉卒訓練的艦載機補充飛行員編入作戰,以對付哈爾西的艦隊,使日軍艦隊日后缺乏空中掩護。豐田這時雖有航空母艦,但飛機很少,飛行員也訓練不足,因此若要第一號“勝利”計劃成功就得秘密行事,狡猾作戰,在夜間行動。菲律賓各基地的日機要與艦隊緊密合作負責空中掩護。

  再說,豐田的艦隊分散各處,這對他也大為不利,他在陸上總部指揮一支名不副實的“聯合艦隊”。小澤治三郎小將以航空母艦“瑞鶴”號為旗艦,麾下的殘破航空母艦、—些巡洋艦和驅逐艦,仍在瀨戶內海。艦隊的主力,粟田健男中將的第一攻擊艦隊,由七艘戰列艦、十二艘巡洋艦和十九艘驅逐艦組成,則駐在新加坡附近的林加群島,接近燃油原產地。在開戰前,豐田設法把分散的單位集中起來,應付強大的美國艦隊。

  這些不利因素,以及菲律賓的地理環境,支配了日軍的策略,最后部分由于艦載機不足,而又再匆匆修改策略。自南中國海進入萊特灣,可經兩個海峽:隆馬島以北的圣伯納底奴海峽,棉蘭老與萊持島之間的蘇里高海峽。麥克阿瑟的龐大艦隊就在萊特灣進攻菲律賓。新加坡附近的日本第—攻擊艦隊將朝萊特島北駛,在婆羅洲汶來灣加油后分兩路推進:中路艦隊由栗田中將率領,以重巡洋艦“愛宕”號為旗艦,共有五艘戰列艦、十艘重巡洋艦、兩艘輕巡洋艦和十五艘驅逐艦,將夜渡圣伯納底奴海峽,中路艦隊由西村祥治中將率領,有兩艘戰列艦、—艘重巡洋艦和四艘驅逐艦,將在蘇里高海峽與志摩清英中將的三艘巡洋艦和四艘驅逐艦會合。 志摩的艦隊由日本出發,經臺灣海峽駛往蘇里高海峽,中途只在澎湖群島稍歇。這幾支艦隊將于10月25日破曉同時向停泊在萊特灣的龐大美國艦隊發動攻擊,把那些輕裝甲船只打個落花流水。

  不過,整個行動的關鍵系于小澤麾下駐瀨戶內?;氐膸姿覛埰坪娇漳概?。一度稱雄海上的日本航空母艦隊這時就只剩下一艘重航空母艦和三艘輕航空母艦,以及約一百—十六架艦載機。這些艦只將南下呂宋島,把負責掩護登陸萊特島行動的強大美國第三艦隊引開?!軕饳C也沒有的戰列航空母艦“伊勢”號和“日向”號、三艘巡洋艦、八艘驅逐艦也將加入誘敵。小澤要把哈爾西的第三艦隊誘到北面,離開萊特島,讓栗田和西村通行無阻,直闖萊特灣。

  這三支日本艦隊并沒有直接的空中掩護,僅由駐陸上的戰機猛烈轟炸美艦,以作支援。最后更倉卒決定出動神風突擊隊駕機撞向美國艦只,與敵人同歸于盡。事實上早在10月15日,海軍航空隊隊長有馬正文少將就曾經駕機撞向美國戰艦,“激發了他部屬以身殉國的壯志”。10月17日,大西瀧治郎中將接管了第一空軍大隊。當時日本在整個菲律賓群島大約只有一百架可用的飛機(其后有了增援),而附近的海域卻至少有二三艘美國航空母艦,神風突擊隊就在這種形勢下誕生。l0月19日,大西中將在菲律賓向各空軍大隊隊長訓話時說得很清楚:“帝國的命運系于此舉……我軍海面艦隊已經出發……第一空軍大隊的任務是掩護栗田中將的艦隊推進……為此我們必須擊中敵方航空母艦,使它們至少癱瘓一個星期。我認為要使我們薄弱的軍力發揮最大效能,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駕駛我們滿載炸彈的戰機撞到敵方航空母艦的甲板上?!?/P>

  這就是孤注一擲的第一號“勝利”計劃,堪稱海戰史上最冒險、最匪夷所思的大膽賭博。日本海軍這次把殘余的??哲娏缀跞客度胱鲬?,共有四艘航空母艦、兩艘戰列航空母艦、七艘戰列艦、十九艘巡洋艦、三十三艘驅逐艦和五百至七百架飛機,大半是駐陸上的。

  美軍的實力可強大多了。日本艦隊的總司令遠在東京,美國的艦隊分由數人指揮。麥克阿瑟將軍是西南太平洋區的盟軍最高統帥,統籌進攻萊特的行動,并且經由金凱德中特指揮直接擔任兩棲登陸行動的第七艦隊。哈爾西上將那支掩護登陸行動的第三艦隊卻不歸麥克阿瑟指揮,它隸屬尼米茲上將的太平洋艦隊,總部在夏威夷。尼米茲和麥克阿瑟之上的總指揮則遠在華盛頓。金凱德的第七艦隊主力是六艘舊戰列艦,其中五艘是由珍珠港的泥濘中打撈上來的;但他有六艘護航航空母艦,都是由商船改裝而成的低速小船,還有十—艘巡洋艦,不少驅逐艦、護航驅逐艦、快速巡洋艦、魚雷快艇和其他艦只。金凱德奉命為陸軍轟炸海岸以及提供近距離空中支援,掩護兩棲部隊。

  哈爾西有八艘巨型攻擊航空母艦、八艘輕航空母艦、六艘簇新的快速戰列艦、十五艘巡洋艦和五十八艘驅逐艦。他奉命“掩護和支援”西南太平洋部隊(由麥克阿瑟統領),“以協助進攻和占領菲律賓中部的目標地區”,并負責消滅有礙進攻行動的敵人??詹筷?;又“若有機會殲滅敵人艦隊的主力,則以殲滅行動為首要任務?!?/P>

  哈爾西固然受尼米茲指揮,但“第三艦隊……和第七艦隊在行動中如何協調,則由……艦隊之司令共同安排處理?!?/P>

  第三艦隊和第七艦隊合共有一千至一千四百架艦載機、三十二艘航空母艦、十二艘戰列艦、二十二艘巡洋艦、百多艘驅逐艦和護航驅逐艦、許多較小艦只和數以百計的輔助艦艇。此外,第七艦隊還有一些可在供應艦升降的巡邏機,即飛艇。不過,在后世稱為萊特灣之役的戰事中,這些艦艇、飛機并非全部都加入作戰。以上就是歷史上最戲劇化的一場海戰的背景。

  戰幕揭開,美軍潛艇先奏奇功。10月22日黎明,美國潛艇“射水魚”號和“雅羅魚”號在巴拉望航道巡邏,遇上栗田中將的艦隊?!吧渌~”號于九百米的距離外向粟田的旗艦“愛宕”號發射五枚魚雷,都命中了,并且重創巡洋艦“高雄”號?!把帕_魚”號則放了四枚魚雷擊中日巡洋艦“摩耶”號?!皭坼础碧柖昼姾蟪翛],粟田把司令旗移到驅逐艦“岸波”號,稍后又移到戰列艦“大和”號上?!澳σ碧柊l生爆炸,四分鐘后沉沒。半沉的“高雄”號著火焚燒,在兩艘驅逐艦護送下駛回汶萊灣,栗田憤恨填膺,繼續朝圣伯納底奴海峽駛去。

   太陽很快把清晨的煙霞驅散。在哈爾西的旗艦戰列艦“新澤西”號上,當天的行動議好了。航空母艦在海中隨波起落,飛行甲板上的播音器傳出“飛行員就位”的命令,上午六時,第三艦隊的偵察機出發搜索圣伯納底奴海峽和蘇里高海峽附近一帶的海面?!吧渌~”號、“雅羅魚”號和“吉塔羅”號潛艇報告發現敵艦。早已知曉美軍戒備,可惜卻來不及阻止第三艦隊的第三八點一特遣分隊離隊。這支由麥堪中將指揮的分隊已奉命駛往烏利西群島休歇和補充軍需品。第三艦隊其余三個特遣分隊,則散布呂宋中部薩馬島南部以東的海面上;其中一支在北部的分隊,整夜都被敵人亦步亦趨地緊緊跟蹤,當美艦的飛機起飛展開搜索之際,金凱德麾下的舊戰列艦和小型航空母艦,正在萊特灣支援岸上的陸軍。

   上午八時十二分,亞當斯中尉駕駛一架A-25型俯沖轟炸機,正飛越菲律賓群島壯麗的火山崖、滿植棕櫚樹的島嶼以及驚濤處處的碧海,忽見雷達屏上出現敵蹤,立刻發出報告。幾分鐘之后,即看見粟田中將的第一攻擊艦隊,活像在圖畫中的海上散開的模型船。在陽光下那些塔狀桅桿很容易辨認。發現敵蹤后,“新澤西”號上的編隊指揮官作戰控制中心一片緊張,無線電機把“緊急”、“高度機密”電信分別拍到華盛頓、尼米茲、金凱德和所有特遣分隊的指揮官。在東面四百八十公里前往烏利西群島休歇途中的麥堪也被召回。第三艦隊則奉命在圣伯納底奴海峽外集合,迎擊敵人。

   上午九時零五分,美軍在南面遠處發現日軍鉗形攻勢的南臂。西村中將的戰列艦“扶?!碧柡汀吧匠恰碧?、重巡洋艦“最上”號以及四艘驅逐艦正向蘇里高海峽駛去?!坝峦碧柕膫刹鞕C冒著密集高射炮火進擊日艦?!胺錾!碧柕膹椛淦髦袕?,水上飛機被毀,艦上火光熊熊。驅逐艦“時雨”號上一個炮架倒塌。不過西村的艦隊繼續東駛,航速絲毫沒有減低。哈爾西則繼續在圣伯納底奴集合艦只,進攻日軍的中路艦隊。

   美軍早上并沒偵察北面和東北面,因此小澤那支南下呂宋誘敵的航空母艦隊一直未被發現?!皠倮?計劃逐漸進入緊張關頭。小澤的艦載機和駐菲律賓的日機,向第七和第三艦隊發動自美軍登陸以來最兇狠的攻擊。在呂宋以北的航空母艦“蘭利”號、“普林斯頓”號、“艾塞克斯”號、“列克星頓”號首當其沖。七架由麥坎貝爾中校率領的A-25型俯沖轟炸機從“艾塞克斯”號起飛,截擊六十架日機,其中一半是戰斗機。雙方激戰九十五分鐘,美軍擊落至少二十五架日機,己方則絲毫無損?!捌樟炙诡D”號擊落三十四架來襲的日機;“列克星頓”號和“蘭利”號的飛行員也忙著應戰,捷報頻傳。

   不過日軍也要美艦血債血償,上午九時三十八分左右,第三艦隊的艦只陸續在圣伯納底奴海峽集合,航空母艦正準備遣機轟炸敵人的中路艦隊,豈料—架日機避過了雷達的偵察,從一堆低云俯沖而下,把一枚二百五十公斤的炸彈不偏不倚的投在“普林斯頓”號的飛行甲板上,炸彈直穿到機庫甲板,燃著六架魚雷轟炸機內的汽油,火勢猛烈。艦員立即展開搶救。但是到了十時零二分,發生連串爆炸,飛行甲板炸得四分五裂,艦尾的飛機升降機給彈上半空,至十時二十分,消防水管失靈,整艘艦動也不動,濃煙上升達三百米高,數百名艦員落入海中。特遣分隊繼續南駛前往圣伯納底奴海峽,只留下巡洋艦“伯明翰”號和“雷諾”號,驅逐艦“加特凌”號?!皻W文”號和“楊格”號,竭力搶救受傷的“普林斯頓”號。

  “普林斯頓”號還在掙扎之際,美軍艦載機已群出猛攻栗田的中路艦隊。上午約十時二十五分,美機向日本第一攻擊艦隊發動攻擊。斗志昂揚的美軍飛行員,集中猛攻世界上最大的戰列艦“大和”號和“武藏”號。美國一直都有關于這兩艘神秘敵艦的情報,這時海軍飛行員可以一睹風采了。兩艘戰艦排水量都是六萬八千噸,大炮口徑四十六厘米,時速二十七哩,同隊的艦只與它們相比,有如小巫見大巫,“武藏”號很早就中了一枚魚雷,燃油從破裂的艦側漏出,在碧海中留下道道油污。但“武藏”號十分堅固,并沒有慢下來。重巡洋艦“妙高”號就不同了。它給第一批來襲的美機重傷后,時速減至十五哩,落在艦隊后面,費力地獨自回港。 栗田的十艘重巡洋艦,從汶萊灣出發時神氣十足,這時已有四艘受傷。不過栗田連喘一口氣的機會也沒有,正午過后三分鐘,美機又來攻擊,日艦上高射炮齊發猛轟,擊中幾架美機,但“武藏”號也多吃了幾枚炸彈和魚雷,航速漸減,慢慢脫離大隊。

   又過了一個半小時,“大和”號第一臺炮塔面前中了兩彈,燃燒起來,不過由于艦身堅固,損毀并不嚴重,大火也終于撲滅了?!拔洳亍碧栠@時身受重傷,在第二次空襲中吃了四枚炸彈、三枚魚雷,干舷七零八落,艦首幾乎沒入水中,航速先是減至十六哩,繼而減至十二哩。

   粟田在這漫長的一天飽受煎熬。他盼望有飛機趕來掩護,可惜事與愿違?!按蠛汀碧栐诘谒拇慰找u中再度中彈,較舊的戰列艦“長門”號也受重創。下午三時,栗田下令“武藏”號退出戰斗,可是太遲了?!拔洳亍碧柋库g地轉身欲逃之際,美機發動了當日最后一次,最猛烈的攻擊,“武藏”號避無可避,十五分鐘后受到致命的打擊,再吃了十枚魚雷,航速減至六哩,艦首已沒人水中,艦身向左嚴重傾側。

   栗田大為震驚。他一直沒有飛機掩護。又遭敵人猛攻;原來的五艘戰列艦、十二艘巡洋艦和十五艘驅逐艦,只剩下四艘受傷的戰列艦,八艘巡洋艦和十一艘驅逐艦。艦隊航速減至只有二十二哩,另一方面,小澤那支負責把第三艦隊引離圣伯納底奴海峽的北面誘敵艦隊,也似乎沒有達到目的。下午三時半,栗田回航向西駛去,美軍飛行員當下向“新澤西”號上的哈爾西上將報告敵艦“撤退”的消息。

   哈爾西上將發覺“還有一個未解的謎團——日本的航空母艦”。第三艦隊的北面特遣分隊一直受敵方艦載機襲擊,這些飛機可能是駐陸上基地的,而敵人的航空母艦卻始終沒有出現,它們哪里去了?

   下午二時零五分,栗田的中路艦隊正在西布煙海挨打之際,“列克星頓”號的飛機出發去找尋真相。飛行員奉命飛往北面和東北面。到早上搜索行動未及的范圍展開偵察。偵察機穿過朵朵烏云飛去,不時遇上狂風暴雨。留下來的艦隊飽受日機侵擾,攻勢雖然斷斷續續,卻凌厲非常。焚燒中的“普林斯頓”號還在冒煙噴火,但仍然浮著,救援艦只在四周搶救,艦上不時發生爆炸,而且熱氣炙人,但巡洋艦“伯明翰”號和“雷諾”號,驅逐艦“馬里森”號?!皻W文”號和“楊格”號仍靠過去,拼命抽水撲救。敵方潛艇、飛機不時攻擊,打斷滅人行動,拯救艦只逼得撤離。下午二時四十五分,巡洋艦“伯明翰”號駛回“普林斯頓”號火光熊熊的左舷。巡洋艦上的露天甲板擠滿了救授人員,兩艦相隔只十五米,拯救人員已在兩艦之間系上一條鋼纜。突然,一聲巨爆,“普林斯頓”號艦尾和飛行甲板的后部頓時開花:“房子般大小”的鋼板橫飛;碎鋼片、破爛的炮管、榴散彈、鋼盔、破碎物件等像葡萄彈般射向“伯明翰”號的艦橋、干舷和擠滿人的甲板上。轉瞬間,“伯明翰”號已尸橫遍地,甲板上血流成河,有二百二十九人罹難,四百二十人受傷,上層建筑破孔累累?!拔袅炙诡D”號上,所有救人的基干人員都受了傷。原定不久后接管“普林斯頓”號的霍斯金斯上校,一直與行將卸任的艦長留在艦上。他的右腳給炸得只剩下幾絲血肉和肌腱,只好用一根繩扎住止血。艦上一位沒有遇難的軍醫用鞘刀割下他的腳,撤些磺胺粉在傷口上,又替他注射了嗎啡……霍斯金斯保住了性命,后來成為美國現代的第一位“木腿”海軍上將。這時,“普林斯頓”號仍然平浮水上,像火山似的不斷冒煙噴火,艦上人員個個都被炸得血肉模糊。

   下午四時四十分,北面搜索行動有了收獲,美機發現了小澤的誘敵航空母艦隊。這個報告使第三艦隊人員精神一振,可惜也誤導了他們;小澤的北路艦隊在呂宋島北端以東約二百公里處,只有兩艘戰列航空母艦,美軍飛行員卻誤報說四艘,更不知道小澤的航空母艦幾乎全無艦載機。發現敵蹤的報告決定了“普林斯頓”號的命運:疲憊的救火人員奉命撤離,放棄搶救。

  下午四時四十九分:“雷諾”號向這艘火海似的航空母艦發射兩枚魚雷,把它炸沉。損毀不堪的“伯明翰”號。傷亡人數遠比“普林斯頓”號高,這時候正載著已死及垂死的艦員,離開戰斗海域,朝烏利西群島駛去。兩小時之后,栗田中路艦隊的頭號戰艦“武藏”號,終于在西布煙島附近結束了垂死掙扎,慢慢沒入平靜的海水里,到了日暮時分,這艘舉世最大的戰列艦終于傾覆。帶同半數的艦員沉沒。但美軍沒有人目擊那個情景……也沒有人看見栗田在午后不久再度轉向,下午五時十四分,率領受創但仍然強大的中路艦隊又朝圣伯納底奴海峽駛去。

  晚上七時五十分,哈爾西打定主意,報告第七艦隊司令金凱德:“據戰況報告說,日軍中路艦隊己受重創。我與三支分隊北上,將于黎明時分襲擊航空母艦隊?!?/P>

   第三艦隊集合,全速北駛?!蔼毩ⅰ碧柵沙鰝刹鞕C緊盯著日本的北路艦隊,而航空母艦則奉命在日出時遣機出擊,圣伯納底奴海峽于是毫無掩護,連一艘美國潛艇也沒有;金凱德的第七艦隊正在掩護陸軍登陸萊特島,以為哈爾西守住海峽;哈爾西則深信飛行員的夸張報道,以為粟田的中路艦隊經過當日的空襲后已無作為,殘余艦只大可由金凱德從容應付,這些誤會就決定了歷史,也決定了幾國的命運。

   入夜后,蘇里高海峽漆黑一片。自晨早至晚上,一直沒再發現日本的南路艦隊;美軍連它的艦只確實數目也不清楚。不過,金凱德堅信,日軍一定會在當晚設法殺進來。他和屬下的作戰指揮奧爾登多夫少將已部署好一切,準備打一場黑夜海戰。他們擺好陣勢迎敵:在海峽南端有魚雷巡邏艇把守南面的人口,中段則有三個驅逐艦中隊,在海峽通至萊特灣的入,又另有六艘陳舊的戰列艦和八艘巡洋艦。

  日本南路艦隊的兩個分隊分別闖入了這個羅網,西村中將率領“扶?!碧柡汀吧皆啤碧杻伤覒鹆信?,巡洋艦“最上”號和四艘驅逐艦首先開到。志摩中將則率領自日本出發的三艘巡洋艦和四艘驅逐艦在后,相隔約三十公里。這兩支艦隊發動零星攻擊,各自為戰,對友隊的計劃一無所知。志摩和西村在日本海軍軍官學校一同受業,卻因升遷緣故而明爭暗斗;西村起初較為高級,志摩則擢升順利,趕過了他。志摩掌管比較小型的艦隊,在官階上卻比西村還資深六個月,論作戰經驗則西村較為豐富。他們兩人不大愿意互相合作;兩支艦隊又沒有一個總指揮。

   晚上十時三十六分左右,魚雷巡邏艇的雷達發現敵蹤。三十九艘魚雷艇在這個雷電交加的晚上直趨西村的艦隊,一批接一批出擊,不過日艦先拔頭籌。美軍魚雷艇還沒駛至適當的魚雷射程已被日本驅逐艦用探射燈照得無所遁形。魚雷艇一五二號中彈起火,幸好一枚幾乎命中的炮彈濺起水柱,把火撲滅;魚雷艇一三O號和一三二號相繼中彈。不過金凱德已知西村艦隊的航向、速度和陣形。魚雷艇繼續猛攻敵人。

   菲亞拉中校在第五十四驅逐艦中隊旗艦“里米”號上向艦員廣播:“大家注意,我是艦長。日本艦隊要阻止我軍登陸萊特島,我艦奉命今夜率先用魚雷攻擊日本艦隊,我們一定要截住敵艦,愿主保佑我們?!?/P>

   驅逐艦沿海峽的兩邊夾攻敵艦,海面漆黑一片,夾在當中的日艦根本分不出艦影和山影,雷達屏上一片模糊,看不清美艦位置的光點。10月25白凌晨三時零一分。驅逐艦發射第一批魚雷,不出半小時即已重創西村的艦隊。笨重的旗艦“山城”號中彈;驅逐艦“山云”號沉沒;另兩艘驅逐艦也失去戰斗力。西村發出最后一道命令:“我們受到魚雷攻擊。你們繼續前進,見船就打?!?/P>

   戰列艦“扶?!碧?,巡洋艦“最上”號和驅逐艦“時雨”號繼續朝萊特灣駛去,快到凌晨四時了,“山城”號猛地噴出大量煙火,原來一枚魚雷擊中了它的彈藥庫,這回可難逃劫數了。四時十九分,“山城”號終于傾覆下沉,當時西村的司令旗還在艦上飄揚,“扶?!碧栆厕卟涣硕嗑?。那些從珍珠港的泥淖中打撈上來的舊戰列艦,正在海峽口往來游弋,等看報復。那簡直是海軍將領夢寐以求的形勢——美艦成一字形橫排,日艦則排成一路縱隊駛來,航線恰好與美艦成一直角。美艦的舷炮可集中猛轟為首的敵艦,但敵艦只能從艦首炮塔發炮還擊。海戰進入高潮。一聲“攻擊”令下,驅逐艦作出最沉重的最后一擊。巡洋艦也投入戰斗。黑夜里但見赤焰在空中亂竄。彈如雨下,命中“扶?!碧柤啊白钌稀碧?,兩艦起火,艦身震動不已,不久“扶?!碧柹习l生連串巨爆,損毀不堪,整艘艦已成火海,在海面漂浮,黎明前,“扶?!碧枖酁閮山?,沒入水中。著火焚燒的“最上”號稍后沉沒,只有驅逐艦,“時雨”號能以三十哩航速逃脫。

   接著“肥胖、愚笨、沾沾自喜”的志摩中將領著艦隊駛進一片混戰的海域,周圍都是西村的殘余艦只。他不知道先前發生了什么事,也毫無周密的作戰計劃。艦隊還未深入海峽,唯一的輕巡洋艦“阿武隈”號便被魚雷擊中,航速減漫,逐漸落后,兩艘重巡洋艦和四艘驅逐艦則繼續朝滿天烽火的地平線駛去。大約凌晨四時,志摩遇上西村艦隊中唯一逃脫的驅逐艦“時雨”號?!皶r雨”號沒告訴志摩慘敗的情形,只發出信號說:“這是‘時雨’號;艦舵發生故障?!?/P>

   以后的情形簡直荒謬得可笑。志摩繼續深入海峽,看見一堆黑影,急忙發射魚雷,接著他的旗艦“那智”號竟然撞及在漆黑的海上猛烈焚燒的“最上”號。徒勞無功的志摩當下不再戀戰,還是逃命要緊,志摩把以身殉國的誓言忘記得一干二凈,掉頭折回民答那峨海。

   蘇里高海峽之役在黎明時分結束,日軍一敗涂地。美軍只損失了一艘魚雷艇,另有一艘驅逐艦受創,日軍鉗形攻勢的南臂已斷。

  

   到了這一天,美軍已把十一萬四千多名士兵和幾達二十萬噸軍需品送上萊特島,兩棲艦隊大部分艦只也撤離了萊特灣,剩下五十多艘單薄的貨輪、坦克登陸艦和兩棲艦艇。

   黎明時分,小澤中將的誘敵部隊駛至恩加諾角東面(事有湊巧,恩加諾原是西班牙文,意思就是“引誘”或“騙局”),打算為天皇犧牲。

   上午七時十二分,美機從東南飛至,小澤知道敵人終于上鉤了,前一天,他還非常沮喪:他的一百多架艦載機(除了小隊巡邏戰斗機之外,這就是他所有的飛機),與駐陸上的日機聯合攻擊哈爾西的北面特遣分隊,但一直沒有飛回來,很多被擊落,其余的已飛往菲律賓的基地。這一天,小澤麾下只有不到三十架飛機,一度實力強大的日本航空隊就剩下這幾十架戰機了。哈爾西的第一批艦載機一到,便迅速把它們擊落。美軍艦載機飛行員這一天大有收獲;空中到處傳來他們興高采烈的聲音,“小伙子,揀一個吧。叫他們嘗嘗滋味?!?

  日本艦隊撒開一個色彩繽紛的高射炮火網。左閃右避,躲避炸彈和魚雷,可是日艦的末日已至,無可挽回,上午八時,首批美機飛抵目標。還未到下午,一百五十余架美軍艦載機已經把日本艦隊打得七零八落。航空母艦“千歲“號受了致命傷,冒出陣陣濃煙,嚴重傾側,已不能行駛。驅逐艦“秋月”號炸得四分五裂,輕航空母艦“瑞鳳”號中彈,而小澤的旗艦“瑞鶴”號艦尾也吃了一枚魚雷,舵機損毀,得用人手操舵。

   九時四十五分,美機第二次出擊,日本航空母艦“千代田”號受重刨,不過沒有即時沉沒,稍后被美艦擊沉。輕巡洋艦“多摩”號中彈,其后也被擊沉,午后,第三次出擊決定了“瑞鶴”號的命運,最后一艘參與偷襲珍珠港的日本航空母艦終于慢慢傾覆沉沒,“艦上還飄著一面巨大的戰旗”,下午三時二十七分,“瑞鳳”號也沉沒了。這樣一來,兩艘艦尾有飛行甲板的戰列艦“日向”號和“伊勢”號,就成為“剩下來最主要的目標”。它們不斷受到轟炸,艦腹洞穿,甲板為近失彈爆起的大量海水所淹?!币羷荨碧栕笙系娘w機彈射器中彈,不過兩艘戰列艦似乎有魔法護身,大難不死。小澤中將把司令旗轉到巡洋艦“大淀“號上,眼見誘敵任務完成了,便帶著殘余艦只逃離恩加諾角。他整日不斷受到空襲,10月25日黃昏和晚上,第三艦隊派遣巡洋艦和驅逐艦把殘余的日艦一一殲滅。

   小澤中將誘敵成功的代價很高,四艘航空母艦全部報銷了,三艘巡洋艦損失了一艘,九艘逐艦損失了兩艘。不過,他總算不負所托:哈爾西中了調虎離山計,圣伯納底奴海峽沒有艦只把守,粟田這頭巨鷹便撲下來抓小雞。

  10月25日早上薩馬島對開的海面一片平靜,微風吹拂,天色陰暗,間中有雷雨。在第七艦隊的十六艘航空母艦及其護航巡洋艦和驅逐艦上,黎明警戒行動已經解除。除了要到北面巡邏的偵察機外,負有任務的飛機都已起飛。不少艦載機已在萊特島上空支援地面部隊,巡邏戰斗機隊和反潛艇巡邏隊也出動了;在航空母艦“芬沙灣”號上,斯普拉格少將正在喝第二杯咖啡。這天將會非常忙碌。那些小型護航航空母艦要支援雷伊泰島上的部隊,負責空防和反潛艇巡邏,此外還要作一次大規模攻擊,肅清蘇里高海峽夜戰后在逃和受創的日艦。護航航空母艦艦隊散布在棉蘭老至薩馬島以東一帶的海面;斯普拉格的北面分隊有六艘護航航空母艦、三艘驅逐艦和四艘護航驅逐艦,在薩馬島中部對開約八十公里處,正以十四哩時速北駛。護航航空母艦是單薄的輕裝甲艦只,由商船或油輪改裝而成,可以載十八至三十六架飛機,最高航速為十八哩,不足以逃避敵人的追擊;單薄的艦身和最大也不過130毫米口徑的“蹩腳艦炮”,不適宜在海面上交戰。護航航空母艦用途有限,只能為岸上部隊提供空中支援,負起反潛艇和空防任務,絕不能用于海戰。然而,這些護航航空母艦就要在這天早上打一場一面倒的仗,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斯普拉格少將還沒有把咖啡喝完,擴音器便傳來發現敵蹤的消息。一名反潛艇巡邏隊飛行員報告在三十二公里外發現日軍的戰列艦、巡洋艦和驅逐艦,正以全速駛近。斯普拉格少將下令再看清楚,心想那個飛行員可能是新手,誤把哈爾西的快速戰列艦當作敵艦。飛行員的答復簡短急促。顯然很緊張:“證實偵察無誤?!眻蟾嬖谝黄祀姼蓴_聲中傳來,“艦只有塔式桅桿?!睅缀踉谕粫r間,無線電報員收聽到日本人嘰哩咕嚕的談話聲;北面的護航航空母艦分隊看見西北天際迸出朵朵高射炮火;雷達屏不斷嘩嘩作響,顯示附近出現了不明艦只,還沒到上午七時,一名信號員已在望遠鏡中看見日艦的多層上層建筑和典型的塔式桅桿。

  美艦人員驚愕萬分。護航航空母艦、金凱德中將本人、第七艦隊的大部分人員,一直以為日本的中路艦隊仍在菲律賓以西,而哈爾西的快速戰列艦還在把守圣伯納底奴海峽。他們又那里知道哈爾西這時遠在北面的恩加諾角與日本航空母艦交戰?事實擺在眼前,栗田來到了。一邊是栗田的艦隊,一邊是萊特灣內那些運輸艦、供應艦、兩棲艦艇,以及沙灘上的陸軍總部、供應品積集所,中間只有這些護航航空母艦和伴隨的驅逐艦及護航驅逐艦。美艦根本沒時間從長計議??匆姅撑灢怀鑫宸昼?,“大和”號的460毫米口徑巨型炮彈已在頭頂呼嘯而過。斯普拉格傳令艦只轉向,全速逆風東駛,并下令所有飛機緊急起飛。到七時零五分,已有幾枚炮彈擊中正在趕快讓飛機起飛的護航航空母艦“白普蘭”號,染了色的炮彈爆起了紅、黃。綠、藍的各色水柱,嘩啦嘩啦落下,弄得整艘艦左搖右擺,毀了右舷的機艙,沖開了斷電器,把飛行甲板上一架戰斗機沖離支架。

  “白普蘭”號放出煙幕,日艦轉攻“圣洛”號。有幾枚炮彈險些命中,碎片奪去了不少艦員的性命。大小艦只慌忙放出煙幕,得到一個喘息機會。戰機都已起飛,大部分只配備小型炸彈、殺傷炸彈、普通炸彈或深水炸彈,對裝甲艦只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它們怎會有時間更換彈藥呢?警號響徹海面。七時零一分,斯普拉格以非密碼句語廣播說情況危險;七時零四分,金凱德在萊特灣他的旗艦“瓦塞赤”號上聽到最糟糕的消息:日本艦隊離萊特島灘頭只有三小時的航程;小型護航航空母艦可能全軍覆沒。五分鐘前,金凱德才知道第三艦隊并非如他所想的守住圣伯納底奴海峽,他曾在四時十二分發出電信詢問,哈爾西答復說,由新式快速戰列艦組成的第三十四特遣艦隊,與第三艦隊的航空母艦一起,遠在北面恩加諾角對開的海面。

   金凱德發出連串緊急信號,要求立即派遣快速戰列艦來援,并請航空母艦派機出擊。遠在夏威夷的尼米茲上將也焦急地向哈爾西查詢:第三十四特遣艦隊在哪里?重復,在哪里?

   在萊特灣和蘇里高海峽,無線電警號使連日本不斷轟擊沿岸地區以及經歷連番夜戰的第七艦隊疲于奔命,一些泊在蘇里高海峽的舊戰列艦和巡洋艦被召回,組成一個特遣小組,匆匆裝上彈藥和加添燃油。當時第七艦隊重型艦只的準備狀態并不十分好,要在海面作戰就大為不妙。它們連續炮轟了海岸五天,彈藥已所余無幾,夜戰也用去了部分的穿甲炮彈;驅逐艦沒有多少枚魚雷,很多艦只燃油不足。

   另一方面,斯普拉格正在薩馬島對開海面作殊死戰。護航航空母艦一路逆風東駛,讓戰機起飛,不到二十分鐘,雙方距離縮至二萬三千米,美艦已在日艦大炮的射程內。而美艦的十三厘米口徑炮卻絲毫不能威脅日艦。

  由埃文斯中校指揮的驅逐艦“約翰斯頓”號還沒接到命令(斯普拉格少將在七時十六分發下命令),即沿著艦炮齊鳴的航空母艦旁邊以幾達三十哩的時速沖過去,向敵方重巡洋艦“熊野”號連發十枚魚雷,一邊沖前,一邊以130毫米口徑炮向敵艦不停發射,一直絲毫無損,到掉頭撤退時才中了三枚350毫米口徑炮彈,跟著又吃了三枚150毫米口徑的,艦身洞穿。艦長受傷,舵機、后鍋爐艙和機艙被毀,尾炮和回轉儀羅盤給打掉,許多艦員受傷,時速減至十七哩。斯普拉格的航空母艦部分給濃煙掩蔽,這時適巧遇上一場暴雨,得到片刻喘息。暴雨也暫時救了受創的“約翰斯頓”號。

   不過早在八時前,栗田已派了一些較快的艦隊駛去外海,包抄截擊美軍的護航航空母艦。斯普拉格逐漸轉向南行,敵人在兩翼和后面窮迫不舍。

  “驅逐艦發射魚雷,”斯普拉格命令道。驅逐艦“希爾曼”號、“赫爾”號、受創的“約翰斯頓”號一起遵令而行,“約翰斯頓”號的魚雷雖已用完,仍發射大炮響應。三艘驅逐艦就這樣在大白天向最重型的日艦進攻,三艘輕裝甲艦對付四艘戰列艦、八艘巡洋航和十一艘驅逐艦?!凹s翰斯頓”號緊接著“赫爾”號和“希爾曼”號向前駛,在陣陣雷雨中出沒,煙囪冒出的油膩黑煙,以及艦尾煙幕施放器噴出的白煙,把艦身重重圍繞。它們一直向前沖,又不時倒退以免相撞,逐漸逼近敵艦。對方那些350毫米口徑炮彈像“特別快車”似的在它們頭頂飛過。驅逐艦向一艘重巡洋艦發射魚雷,以130毫米口徑炮轟擊一艘戰列艦的上層建筑,又在四千米的距離發射最后一批魚霄。然后“希爾曼”號艦長哈拉韋冷靜地走進指揮室,向斯普拉格少將報告說:“任務完成?!?

   不過這幾艘驅逐艦也完了?!昂諣枴碧枆牧俗笙习l動機,需要人手把舵;甲板上七零八落,血跡斑斑;射擊控制和動力沒有了;爆裂的蒸氣管噴出的滾熱蒸氣,以及第三號輸彈艙冒出的火焰,把第三臺大炮罩??;一枚近失彈使第五臺大炮的輪系卡拄了,第四臺大炮給轟掉半截炮管;但第一和第二臺大炮仍然繼續發射。到了八時半,右舷發動機不動了;所有機艙都積了水;“赫爾”號慢慢地停了下來,艦上在猛烈焚燒,敵人炮彈還不斷射來。八時四十分,艦身傾側二十度,艦員奉命棄艦。十五分鐘后,艦向左翻側,艦尾首先沉沒,下沉時仍不斷吃了不少大口徑炮彈。在“希爾曼”號,敵人炮彈的鮮紅染料混和著艦員的鮮血,把艦橋和上層建筑染得一片殷紅。一個裝豆的箱子被擊中,甲板上糊滿棕色的豆醬?!跋柭碧栔辛硕嗝杜趶?,不過仍左閃右避,僥悻逃出生天。受創的“約翰斯頓”號卻沒那么幸運。它四面都是日本戰艦,炮彈如雨點般飛來,結果在“赫爾”號沉沒后大約一小時下沉。

  四艘較小和較慢的護航驅逐艦聯合發動第二次魚雷攻擊,結果“雷蒙德”號和“巴特勒”號無恙歸來,”丹尼斯”號的大炮損毀,而“羅勃茲”號卻完了。它陷在一片硝煙及炮彈濺起的水柱之中,中了多枚重型炮彈,航速減低。上午九時,一排齊射的350毫米口徑的炮彈像罐頭刀般割破它的左舷,毀了一個機倉,引起大火?!傲_勃茲”號自煙囪至艦尾已被轟成“一堆廢鐵”,動也不動的躺在水里。但第二臺大炮的炮手仍繼續裝炮彈、瞄準,然后用手發射。他們知道這樣做非常危險:每次發炮后炮膛內都會留下燃著的彈藥碎屑,假如沒有壓縮空氣清除碎屑,軟綿綿的炸藥包便可能在炮閂還沒上好之前爆炸。不過,他們仍奮不顧身發射了六枚炮彈。第七次發射時,大炮爆炸,大部分炮手當場喪命;炮身炸成一堆扭曲的廢鐵。炮手長卡爾的軀干自頸至腹裂開,但雙臂仍然抱著最后一枚二十四公斤重的炮彈,臨終還在喘著氣央人幫他上炮彈。

  煙幕、暴風雨和魚雷攻勢都救不了那些笨重的護航航空母艦:栗田已派遣巡洋艦出海兜截,由南面追到西南面。斯普拉格的航空母艦負創向萊特灣駛去,敵機左右進逼,在后面窮迫不舍。日艦的大口徑炮彈激起一道道四十五米高的水柱,航空母艦左閃右避,并以130毫米口徑炮還擊?!胺疑碁场碧栔辛怂拿?00毫米口徑炮彈,另有兩枚險中,結果飛機彈射器被毀,艦殼穿了多個窟窿,有多處著火焚燒?!凹永飳帪场碧栔辛耸膹?;“白普蘭”號被擊中多次,從首到尾劇烈震動。但單薄的艦身反而救了它們,多數巨型的穿甲炮彈直穿而過,沒有爆炸。墮后的“甘比爾灣”號緩緩行駛,迎風的一邊得不到煙幕掩護,飛行甲板中了一彈,另一枚炮彈落在艦旁,結果一副發動機失靈,航速減至十一哩,后來完全不能開動,坐以待斃。它給遠遠拋在后面,苦撐了一個小時,差不多每分鐘被敵艦艦炮擊中一次。上午九時左右,終于在連串爆炸及熊熊火光中沉沒。當時一艘離它只有一千八百米的日本巡洋艦還在不停向它發炮轟擊。

  美、日艦隊追逐戰已越來越接近擁擠的萊特灣,當時灣內的美軍人員正在忙于備戰,以對付敵艦。還沒到九時半。美軍的護航航空母艦北面分隊已被包圍,這時輪到中路分隊挨打了,十六艘護航航空母艦一共損失了一百零五架飛機。觀察人員都認為,這兩支分隊“早晚”會全軍覆沒,不然也會遭受重創。兩艘驅逐艦、一艘護航驅逐艦和一艘航空母艦已經沉沒或正在沉沒;兩艘航空母艦、一艘驅逐艦和一艘護航驅逐艦嚴重損毀?!盎乜蠟场碧柹?,一名軍官自嘲道,“快了,小伙子,我們正把敵艦引進400毫米口徑炮的射程?!?/P>

  栗田中將本來已經勝算在握,卻在九時十一分突然停止作戰,并下令艦只向北駛去,結束了隆馬島對開的一場海戰?!班?,去它的,”一名水手說,“他們竟溜了?!?/P>

  栗田突然撤返,在當時來說雖難解釋,但倒不是完全沒有理由。美軍驅逐艦在此役中奮勇硬拚,是悠長的海戰歷史中最感人的行動之一,而護航航空母艦的飛行員也不甘后人,在全無協調配合的情況下,拼命轟炸敵艦。這些英勇行為終于奏效。在隆馬島海面那場海戰的初期,護航航空母艦的飛機不斷騷擾栗田,擊落百多架駐陸地的日機,并且投下了一百九十一噸炸彈和八十三枚魚雷,日艦得竭力閃避。美軍施放的煙幕也擾亂日本人的視線。同時,空襲越來越猛烈,越有效,因為中路和南面分隊護航航空母艦的飛機已加入戰圍,而部分支援登陸行動的飛機也趕來助戰。美艦飛行員向日艦猛烈掃射,投擲深水炸彈和殺傷炸彈,彈藥用盡之后,還在日艦的桅頂亂竄,以圖爭取時間,并分散敵人的注意。美軍艦只發射和飛機投下的魚雷也摧毀了不少日艦。栗田屬下的艦只由于航速相差很大,分散頗廣,巡洋艦“熊野”號中了魚雷,航速減至十六哩;巡洋艦“筑摩”號和”鳥?!碧柍翛];其他艦只的上層建筑、海圖室、通信設備等都被美艦的130毫米口徑炮和飛機的掃射破壞了。日軍不由得有點心慌,粟田當時已不能直接指揮屬下艦隊配合作戰,并且不知道自己勝算在握,他以為遇上第三艦隊一些龐大的快速航空母艘,誰知那只不過是第七艦隊的護航航空母艦。此外,截獲的美軍無線電信更使他錯誤地深信萊特島的機場可以使用了。他以為哈爾西龐大的艦隊就在附近。他知道已方鉗形攻勢的南臂已在蘇里高海峽折斷,卻一直沒收到遠在北面小澤的消息,不知他誘敵成功。栗田因此召回艦隊,集合分散的艦隊回航,就此錯過立功的良機。

  斯普拉格少將在事后的報告中就這個不可思議的結局寫道:“敵人……沒把我們這個特遣小組一舉殲滅,一方面因為我軍連用煙幕成功,并且使用魚雷反擊,另一方面因為全能的上帝特別眷佑我們?!?


 

  美軍參戰兵力多達航空母艦16艘,護航航母18艘,戰列艦12艘,重巡洋艦11艘,輕巡洋艦15艘,驅逐艦144艘,護衛艦25艘,運輸艦后勤輔助艦592艘,飛機近2000架。在戰斗中被擊沉航空母艦1艘,護航航母2艘,驅逐艦2艘,護衛艦1艘;被擊傷護航航母4艘,驅逐艦2艘,護衛艦3艘,潛艇1艘;損失飛機162架,人員傷亡不足三千。

  日軍參戰的兵力可以說傾其所有,共有航空母艦4艘,航空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14艘,輕巡洋艦7艘,驅逐艦32艘,飛機約600架。在戰斗中被擊沉航空母艦4艘,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6艘,輕巡洋艦4艘,驅逐艦10艘;被擊傷航空戰列艦1艘,戰列艦4艘,重巡洋艦3艘,輕巡洋艦2艘,驅逐艦3艘;損失飛機288架,人員傷亡超過一萬。

  由于日軍在萊特灣的失利,使美軍掌握了菲律賓地區的制空權和制海權,陸上日本第14方面軍陷入孤立無援的困境。美軍于1945年1月占領了萊特島,2月占領馬尼拉。而日本海軍的基本力量在戰役中蒙受了巨大損失,在以后的戰爭中再已無力發動大規模遠洋作戰。

  日軍失敗的原因除了戰略上整個局勢極為不利,戰術上兵力處于絕對劣勢外,具體原因還有:

  一,航空兵力薄弱,在飛機性能、數量及飛行員的訓練水平、戰術素養上,都比美軍差得太遠。在失去制空權的情況下,要想順利實施捷一號計劃,幾乎是不可能的。

  二,協同太差,栗田、小澤、西村、志摩及岸基航空兵這五支參戰部隊幾乎沒有密切有效的協同。甚至西村和志摩兩支艦隊,在同一時間同一地區為執行同一任務。卻沒有統一指揮和相互聯系,實在令人費解。盡管日軍的通信能力要組織這樣復雜的大規模作戰是勉為其難的,但從西村和志摩的事例中可以看出日本海軍缺乏協同配合的精神。

  三,敵情不明,日軍的偵察無論在對敵軍部署的了解,還是對敵軍意圖的判斷,或是對戰果的評估,都十分糟糕。盲人摸象一般的戰斗怎么會取勝?雖然捷一號計劃在美軍大兵壓境的形勢下,不失是個果敢大膽的計劃,但是1944年10月的日本戰爭機器已經無力支持這樣的行動了。

  美軍的主要問題是指揮不統一,戰場上的兩支艦隊分別歸麥克阿瑟和尼米茲指揮,而這兩人一個在菲律賓一個在珍珠港,能統一指揮兩人的參謀長聯席會議又遠在萬里之遙的華盛頓。如果在前線有一個統一的指揮部,就不會發生哈爾西全軍離開萊特灣而金凱德毫不知情的情況了。

  至于雙方的將領,在日軍方面,豐田副武被哈爾西的佯動所欺騙,將寶貴的航空兵力浪費在臺灣空戰中,嚴重影響了捷一號計劃的實施,不能不說是豐田的最大失誤。栗田則是最有爭議的,在軍事上他在離勝利僅一步之遙時卻失之交臂,在指揮上有多處錯誤。但在人性方面,他是比較理智而人道的,沒有武士道的狂熱,如果他殺入萊特灣,固然可以給美軍造成慘重損失,但他也會被趕來的哈爾西所消滅。小澤的出色表現受到多方好評,不僅完成了誘敵任務,當發現美軍杜博斯艦隊在后追趕時,果斷組織反擊,若非美軍及時撤退很可能遭到損失,更難能可貴的是把這支準備犧牲掉的自殺艦隊中的大部分軍艦帶回了日本。西村過于蠻勇,雖有必死之心,卻沒使自己的犧牲更有價值。

  美軍方面,哈爾西太過進取,險些鑄成大錯,戰后受到多方指責,由于尼米茲的保護才免受非難。金凱德處置得當,保全了登陸灘頭。奧登多夫巧妙利用地形,盡可能發揮己方長處,以極小的代價取得了巨大勝利。斯普拉格可稱得上是這次海戰中的英雄,正是他冷靜沉著的指揮,打退了栗田的進攻,保全了自己和登陸灘頭,在海戰史上寫下了精彩輝煌的一頁。

  最后應該看到,日軍即使捷一號計劃取得了勝利,也無法挽回戰爭的失敗。因為美軍可以憑借其巨大的工業迅速補充在戰爭中的損失。面對美國在人力物力上的巨大優勢,日本取勝的機會就是在美國的戰爭機器還未全面開動時就將其擊敗,而這一時機在中途島海戰時就已經失去了。萊特灣大海戰的意義就是日本的最后失敗不可避免地來到了,正如日本海軍軍令部部長永野修身大將在得知戰果后所說的:這就是終結。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