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日本單方行動改變東海態勢 中日權益爭奪趨激烈

來源:互聯網 責編:ldzldz 作者:佚名 時間:2010-05-16

日本巡邏機在東海。
新華網圖片:日本巡邏機在東海。

  “在做什么?這海域適用中國的規定,立刻停止調查。”

  “這是日本的大陸架,正在實施符合國際規定的正當調查。”

  5月4日,日本海上保安廳公布了中國海監執法船與日本海洋測量船之間的對話記錄。據透露,北京時間5月3日下午1時左右,中國國家海洋局海洋調查船“海監51”在中國海洋經濟專屬區(奄美大島西北約320公里)海域,驅逐日方測量船“昭洋”號,雙方展開了約3小時45分鐘的追逐。

  日本外務省就此向中國抗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則以“正常執法活動”予以了回應。

  五月的東海,夏季洋流正悄然生成。隨著日本調查勘探東海海底資源步伐的加快,而中日兩國遲遲難以在東海相關海域達成行為共識,中日圍繞東海的新一輪角逐悄然展開。短短一個月,中日兩國在東海已經連續發生三起摩擦事件。

  30年談判日本態度依舊強硬

  4月上旬,由導彈驅逐艦和“基洛級”潛艇組成的中國海軍艦艇編隊,穿過沖繩本島和宮古島之間的公海,并舉行了例行性演習。期間,日本海上自衛隊派遣“朝雪”號護衛艦一路跟蹤監視,中國艦載直升機則飛抵“朝雪”號上空警戒。隨后,日本指責中國海軍挑釁。5月11日,中國駐日本大使程永華對日本對中國海軍艦隊的監視行動做出強烈回應。他表示,“中國有很多鄰國,但只有日本自衛艦從一開始便對中國艦隊進行尾隨。”

  一波又起。5月6日上午,日本第11管區海上保安部在鹿兒島奄美大島西北西約325公里的外海,發現臺灣的漁業調查船“水試一號”而予以警告。臺灣漁業調查船立即回應稱,“該海域是我方認定的專屬經濟海域,希望日方勿干擾作業。臺灣“外交部”也在8日下達了“絕不撤退”的指示。

  一連串摩擦事件的發生,令外界擔心中日是否會擦槍走火。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5月4日,中日外交部門在北京舉行了司局級會晤,主要討論東海油氣田共同開發問題。日本外務省亞洲大洋洲局局長齋木昭隆、中國外交部邊界與海洋事務司司長寧賦魁出席了會議。據報道,日方在磋商中依舊強烈要求早日就共同開發展開“條約談判”。

  一位中國外交人士告訴《國際先驅導報》,當天的談判,日方代表一開始就5月4日“日本海上保安廳的一艘測量船被中國海洋調查船跟蹤事件”提出了抗議,一時會談氣氛驟然緊張。會議的結果也只是初步商討了今后展開條約談判的條件和程序,并無可圈可點之處。焦點依舊聚集在中日是否舉行“就共同開發展開條約談判的細節上”,并未涉及共同開發方面的實質內容。

  這位外交人士說,從1980年10月中日舉行首次東海大陸架共同開發問題事務級會談以來,兩國斷斷續續地談了30年,很多外交官都談白了頭,也沒顯著的成果。在多年來的談判中,日本一直主張采用陸地間等距離“中間線”來劃分東海大陸架,這一立場幾乎沒有發生任何松動。日本堅持認為,釣魚島主權不存在爭議,中日應在該島以西或者在日方劃出的“中間線”兩側進行共同開發。此外,日本還依據“單一地質構造條款”,要求中方停止單獨開采東海海域油氣田,并將“春曉”油氣田劃入共同開發區范圍。

  直到2008年6月18日,中日東海爭端才稍顯轉機。當時,兩國政府幾乎同時宣布,雙方就東海問題達成原則共識:雙方一致同意在實現劃界前的過渡期間,在不損害雙方法律立場的情況下進行合作,作為中日在東海共同開發的第一步,雙方決定在東海北部海區一個面積約2600平方公里的區塊內,通過聯合勘探進行共同開發。此外,日本企業還將按照中國對外合作開采海洋石油資源的有關法律,參加對春曉油氣田的開發。

  “這些共識只是東海正式劃界前的過渡性安排,并不涉及雙方持有的法律立場,而且在執行過程中也遭遇到了很大障礙,例如日本企業參與開發問題,如何參與?雙方出資比例如何劃定?這些都是很現實的問題。”該外交人士透露。

  日本單方面行動改變東海態勢

  為了給中國施加壓力,日本加強了在東海的單方面動作。

  4月25日,日本政府新近設立的綜合海洋政策本部,提出了“海底資源能源確保戰略”的政策設想。按照該戰略,日本準備勘探的海域面積將達到34萬平方公里,將在四國、紀伊半島和日本海勘探海底“可燃冰”,在該國最東端的南鳥島周邊海域勘探富含鈷的“富鈷結殼”。引起外界廣泛爭議的是,日本將在2015年之前完成對中國釣魚島東北海域和八丈島南部海域的勘探。

  日本單方面定下了時間表,這無異于告訴中國“如果不能談出個結果,那我就自己動手了”。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中心教授林曉光向《國際先驅導報》分析說,日本政府大張旗鼓地宣揚“海底資源能源確保戰略”,究竟是在進行切實的勘探準備,還是在談判策略上作為籌碼向中方施壓,以促使中方早日同意共同開發東海油氣資源,現在做出任何結論都為時尚早。但是客觀的效果是已經給中國壓力了。

  據消息人士透露,在東海問題談判上,日本一直表現得更為焦慮,多次敦促中方展開外交談判。分析人士認為,日本擔心中方目前在東海相關海域的油氣開發,會“像吸管一樣把原屬日本的油氣資源吸走”。此外,日本擔心隨著中國實力的迅速增長,使得日本覺得應該“快刀斬亂麻”。

  出于對日本在東海動向的警覺,中國采取了一系列應對措施。中國人民大學東亞研究中心主任黃大慧向《國際先驅導報》指出,中國對稀土資源的出口限制,以及頒布實施《海島法》,都加深了日本的危機感。中日在國家海洋戰略發展走向上存在競爭。

  日本瞄準海底資源由來已久。林曉光介紹說,早在2003年7月,日本就投入30億日元在其專屬經濟區附近進行海底資源能源調查。當時,為避免刺激中國,日本政府雇傭了一艘瑞典科學考察船進行海底資源調查,但調查結果一直未對外公布。如今,曾經的“小區域、試調查”即將擴展為“廣區域、全面調查”,這顯示了日本政府積極開發海底資源的政策決心。

  無疑,日本即將實施的“海底資源能源確保戰略”,將影響到中日在東海上的博弈態勢。

  “相比之下,中國在東海地區的資源開發還停留在傳統的油氣資源開采層面,并不涉及海底稀有金屬等資源的開采,也缺乏整體的戰略部署。”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研究中心一位研究人員向本報透露,中國在東海海域僅有“天外天”、“平湖”和“春曉”三個油氣田,而釣魚島也處在日本的實際控制之下。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