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法國軍事思想

來源:互聯網 責編:HEBE 作者:不詳 時間:2004-08-19

    

法國官方和軍事理論界關于軍事戰略、作戰原則和軍隊建設等問題的系統理性認識。是法國長期戰爭實踐和軍事活動的經驗總結,指導法國建軍和作戰的理論依據。簡史 法國資產階級登上歷史舞臺之前,蒂雷訥子爵、S. Le P.de沃邦等著名軍事理論家,曾對法國軍事思想的形成做出重大貢獻。1789年法國大革命和拿破侖戰爭造就了拿破侖一世這位著名的軍事家,對法國軍事思想的發展影響深遠。拿破侖一世的軍事思想主要體現在作戰和建軍兩個方面。在作戰方面,強調作戰的主要目的是殲滅敵人有生力量,而不在于占領敵人的要塞和領土;主張統一指揮,快速機動,集中兵力,各個擊破;堅持靈活運用戰略戰術,以堅決勇猛的突然進攻殲滅敵人。在建軍方面,主張平時保持一支編制合理、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常備軍;改革步兵師和騎兵師編制,設立由師編成的軍;改組炮兵,將炮兵納入軍和師的編制。拿破侖的作戰原則和建軍思想為后世許多軍事家所推崇,不僅為法國軍事思想的發展奠定了基礎,而且對其他國家尤其是德國軍事思想產生了很大影響。后來,曾任路易十八軍事部長的G.圣西爾和拿破侖戰爭期間與盟軍簽署協議迫使拿破侖退位的A.-F.-L.V.de馬爾蒙,拋棄拿破侖的作戰原則,提出防御作戰理論。1867年法軍統帥部下達訓令指出,今后一旦爆發戰爭,應進行防御作戰;防御作戰便于發揚步兵火力,減少己方傷亡。這種消極防御的軍事思想導致法軍在普法戰爭中遭到慘敗,加速了第二帝國的滅亡。

普法戰爭失敗后,法國恢復共和制度并進行一系列軍事改革,包括調整軍事戰略,恢復傳統的進攻戰略;改革國防體制,設立由軍隊總司令和各集團軍司令組成的高級軍事會議;改組總參謀部,使總參謀長成為軍隊的實際首腦,平時負責部隊的管理和戰備;制定軍隊行政管理法和新的兵役法,頒布新的步兵條例;組建步兵、騎兵、炮兵、工兵四大兵種;按新的條例進行院校教育和部隊訓練。但由于許多高級將領片面強調進攻以及指揮失當,致使法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遭受重大挫折。1916年法軍在凡爾登挫敗德軍的進攻,并最終戰勝德國。戰后,陣地防御為法國軍界所推崇。這種傾向在30年代達到頂點。法軍認為,防御優于進攻,陣地戰是未來戰爭的基本樣式,馬奇諾防線是攻不破的堡壘和阻止德國裝甲部隊推進的屏障;裝甲部隊需要的大量油料難以保障,裝備笨重不便使用,防御中用處不大。保守、落后的軍事思想給法國30年代的軍隊建設帶來嚴重的后果。法國不僅拒絕組建裝甲兵團,而且部隊訓練也按照陣地防御的要求進行。同時,法軍總參謀部對德軍戰略意圖的估計犯了嚴重錯誤,對德國使用裝甲部隊和航空兵的作戰理論認識不足,戰前未做好戰爭準備,武器裝備的數量和質量大大落后于德軍,從而導致法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迅速敗降。

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法國忙于在印度支那和阿爾及利亞進行殖民戰爭。這兩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使法國元氣大傷,無力進行軍隊現代化建設。在這種情況下,法國不得不在軍事上依附美國,執行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條約組織的軍事戰略,借助盟國的軍事力量保障本國安全。1958年C.戴高樂執政,法蘭西第五共和國誕生,這是法國在軍事上不再依附于美國,奉行獨立自主的軍事戰略,建立獨立防御體系的轉折點。從此,法國軍事思想進入新的歷史時期。1959年,法國從北大西洋條約組織收回對本國艦隊的指揮權,禁止美軍使用法國基地。1960年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1963年拒絕簽署《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恢復邦交。1964年可以攜帶原子彈的戰略轟炸機開始服役。至此,戴高樂認為奉行獨立自主政策的時機成熟。這一政策的政治和軍事目標是:促進歐洲聯合,確立法國在歐洲大陸的領導地位;加強與非洲法語國家的合作,確保這些國家對法國原材料的供應;加速發展核武器,建立獨立的防御體系,以提高法國的國際地位。1966年宣布退出北大西洋條約組織防務一體化指揮系統,迫使該組織總部從法國巴黎遷往比利時布魯塞爾。(見戴高樂的軍事思想)

基本內容 

法國軍事思想包括軍事戰略、作戰原則和建軍思想等方面內容。

以弱制強的核威懾戰略 戴高樂指出,法國作為一個弱國,應始終保持一支數量足夠、生存力和突防能力可靠的核打擊力量,依靠這支力量給入侵的強國造成難以承受的巨大損失。強國盡管經濟、軍事實力尤其核力量大大超過弱國,但因害怕遭到弱國的核報復而不敢貿然對弱國發動戰爭。戴高樂逝世后,法國各屆政府基本上承襲了上述威懾戰略,認為威懾是法國軍事戰略的核心,核武器是保障法國安全的最后手段。但是,他們并沒有一成不變地奉行戴高樂制定的戰略,而是根據世界形勢的變化,在堅持“以弱制強威懾戰略”的基礎上,適時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提出以“擴大庇護”取代“全向庇護”。所謂“全向庇護”,就是強調要防御來自各個方向的侵略,主張在軍事上奉行中立政策,不明確規定主要作戰對象。但是,隨著蘇聯軍事力量迅速增長,“全向庇護”已不合時宜,繼續推行這一戰略可能給國家帶來嚴重的政治后果和軍事后果。所謂“擴大庇護”,就是強調把法國防御作戰的范圍擴大到聯邦德國,并明確以蘇聯為主要作戰對象,放棄過去把美國及法國周邊國家也作為潛在威脅的觀點,主張與盟國采取協調一致的行動?!叭虮幼o”旨在謀取與美、英平起平坐的大國地位;“擴大庇護”旨在借助盟國對付蘇聯日益增長的威脅,以確保本國安全。

戰略核力量是實施“ 打擊城市戰略 ”的主要手段 20世紀70年代,法國以蘇聯人口密集的城市為主要打擊目標;80年代,則以蘇聯的工業、經濟和行政中心作為主要打擊目標。法國認為,后者的效果大于前者,因為蘇聯既怕損失人口,更怕國家及其人民賴以生存的工業、經濟設施和行政中心被摧毀。法國調整“打擊城市戰略”出于兩點考慮:蘇聯加強民防建設后,法國戰略核打擊的效果將下降 ;彈頭小 、射程遠、精度高的M — 4多彈頭潛射戰略彈道導彈開始服役,這種導彈能打擊多種目標。至于在何時、何地和何種情況下使用核武器問題,法國政府從未做過說明,并拒絕承擔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義務 。法國政府認為,如果敵人事先知道對方在什么條件下使用核武器,核武器的威懾作用便會下降。

使用戰術核武器側重打擊軍事目標 法國認為,戰術核武器是戰略核武器的補充,其作用在于使敵方明白一旦入侵法國就要冒核對抗的風險。使用戰術核武器的目的,是粉碎敵方以優勢的常規兵力消滅法國常規部隊的企圖和迫使其疏開配置、分散兵力。在戰術核武器的使用問題上,法國政府堅持多種方案:單獨使用或與盟國協調使用;在北約部隊潰敗之前或之后使用;在美國使用戰區戰術核武器之前或之后使用。作為對敵方的“最后警告”手段,戰術核武器有兩類打擊目標:第一類目標包括敵軍的集結地,以及敵第一和第二梯隊的裝甲部隊、指揮所、導彈部隊和行軍縱隊等機動目標;第二類目標包括交通樞紐、機場和雷達站等固定目標。戰術核武器和戰略核武器作戰任務的主要區別是:戰術核武器側重打擊軍事目標,戰略核武器則側重打擊敵方的城市包括經濟中心和行政中心等政治目標。

優先發展核力量,重視發展常規力量

法國歷屆政府的建軍思想既有繼承又有發展。在優先發展核力量方面意見基本一致,但建設常規部隊的做法不盡相同。戴高樂執政時期,由于經濟力量有限,常規部隊建設受到一定影響。V.G.德斯坦和F.密特朗執政時期,在強調發展核力量的同時,重視發展常規力量。德斯坦政府對陸軍進行了改編,提高了常規部隊的火力和機動力;密特朗政府則根據局部戰爭的經驗和未來作戰的需要,繼續提高質量,常規部隊的火力、機動力和快速反應能力進一步增強。法國賦予其常規部隊的任務是:平時,主要負責保衛軍事設施特別是核部隊的軍事設施,以及國家和軍隊的決策中心、通信中心;戰時,根據政府的決定向盟軍提供支援,必要時與盟軍并肩作戰或獨立作戰。

展望 

隨著國際戰略格局的變化,法國軍事思想將進行重大調整:更加重視對付地區性沖突,繼續推行有限核威懾戰略,進一步貫徹質量建軍方針,加強與歐洲盟國特別是德國的戰略合作,力圖在歐洲和世界事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